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你忘了吗就是你小时候玩儿的那条塑料金鱼啊白色的身子红色的眼睛母亲说鱼的脑袋身体和尾巴都是用输液器上的皮管儿做的眼睛用的是上面的滑轮。我慢慢想起它来眼前也浮现出最后一次看见它的情景那应该是我少年时代的某个傍晚在收拾文具和课本时偶然发现它躺在抽屉的角落。我也许专门朝它瞥了两眼也许没有我敢肯定的是那时候自己就已经有些拿不准还能不能把它叫作金鱼。那是我的一个玩具是我寥寥可数的玩具中的一件透明皮管儿做的身体被空气氧化已经泛黄柔软的尾巴变得坚硬上面剪出来的螺旋也没了弹性。在摆弄着它度过了幼年童年和少年之后我为难地不知怎么称呼它。可是不叫金鱼又能叫什么呢谁也不能否认它在刚刚编织成形时的确是一条金鱼一条精美的手工金鱼。   我不记得自己是任由它待在老地方还是把它扔进了垃圾桶几十年过去我再没遇见过它也再没想起过它。这天不知为什么母亲竟然提起它来这让我有些惊讶因为母亲这趟回乡下老家是为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那件事虽然在我看来意义不大对于母亲却似乎非同寻常。她要回去找回她丢失了几十年的身份赤脚医生按照上级部门文件,只要从前做过赤脚医生中途离岗的都可以申请认证经核实每年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助。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